财神爷开奖直播 > 红蜻蜓论坛 >
红蜻蜓论坛

排长成了班长的兵

时间: 2019-03-03

新兵?空降兵的新兵不是在3月份才下连吗?这忽然浮现的“一拐”,有些令人猜忌不解。

到集训队的第一天,排长和小陈被分到了一个班,小陈担当班长。调配床铺时,小陈特地给排长分了一个下铺,没想到排长却抱起被褥往上铺一放:“班长,我睡上铺,我是个新兵!”于是,排长成了睡在班长上铺的兄弟。

走近一看,“哟,这不是排长吗!”下士小陈吃了一惊,不禁得问:“排长,你怎么挂上列兵领章啦?”

晚上,走在江城一轮皎洁的圆月下,排长顺便找到小陈:“班长,白天你批评的很对,帮助我矫正了多年的孤僻动作,我要感谢你!”

排长的话,让小陈彻底放下了顾虑:“看来排长换上列兵衔,绝不是做做样子,确实要动真格。”

切实,若较起真来,排长还真有多少个动作做得不尺度,小陈认真地为他引导、改正。出了过错,小陈批得也是一点没留情面。可等到事后,小陈心里还是有点忐忑。他偷偷地留意着排长,发现排长在下面的训练中更加认真、刻苦,比其余人进步都快。

排长小赵,去年7月从陆军步兵学院毕业,调配到了小陈所在的连。接触了一段时间后,大家发明排长是个非常低调雀跃的人,但他的犟性情也很快为大家所熟知,凡是他认准的事,就一定会坚持到底。按照旅里的规定,每年新毕业的排长都要跟当年的预提骨干进入班排长集训队,进举动期数月的“淬火升华”,以便回到连队后能更好地胜任岗位。这次,小陈跟排长一起参加集训,没想到入队第一天,排长就把领章换了。“他是认真的,仍是做做样子?”小陈心里画了个问号。

凌晨五点的江汉平原,薄雾笼罩,寒气逼人。某部训练场上,一名“新兵”在跑道上挥汗奔跑,一声声音亮清脆的口号唤出朝阳,唤醒这座营盘。

“这不是来了班排长集训队嘛!为了早日实现从院校到部队、从装甲兵到空降兵、从战斗员到指挥员的转变,我决定从头开端。所以,当前你就严厉请求我吧。”排长笑着说。

第二天上午,由集训队组织,各班带开进行队列训练。排长的列兵衔让小陈觉得分内别扭,因为从前在连队,每天都是排长给他安排工作和进行日常治理,当初却突然反过来,班长指挥排长,这是哪门子情理啊?

于是练习前,小陈对排长说:“排长,这些队列动作你都会,要不你就在旁边先休息一下吧!”没想到排长十分当真地说:“班长,你抛开顾虑,把我当成一名新兵,英勇管理吧!”小陈被排长摇动的立场激动了,他也知道排长的性格。接下来的训练中,小陈看待排长开始像对待班里其余成员一样,精打细算,从严恳求。

排长兢兢业业、放下姿态学习的态度,深深地感染了班长小陈。小陈也下定信念当好一名合格的班长,认真严格地实现这次集训任务。(赵英强 张巾英)